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随云小绪的博客

流云带走那浅浅思绪 融入深深的蓝、、、、、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向往无限馥郁繁盛的生活,犹如指尖流过的风,剧烈永不复回。日子留在年复一年的咏叹调里,最终渐渐会黯淡下去,沉没在时光的深处,陷入窒息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黑夜里前行的一盏微灯  

2017-05-05 15:30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黑夜里前行的一盏微灯 - 随云小绪 - 随云小绪的博客

 

——读《带灯》有感

她终只是一只小小的萤火虫,微弱的光芒拼命地燃烧,想照亮前行的方向,却终归尘土。

故事围绕美丽的女主人公带灯展开。带灯是秦岭山区樱镇的一名乡镇干部,她原名叫萤,喜爱读书,一次她读到一本古典诗词,诗词里有描写“萤虫生腐草”的说法,心里感到不舒服。一次夜晚,偶然间看到发着青白色光飞翔的萤火虫,“啊它这是夜行自带了一盏小灯吗?”于是改名为带灯。

带灯漂亮,善良,聪明,勇敢,有主见,富有理想。经过多年的历练,她有大多数乡镇干部都具有的那种老练,却不世故。事实上,带灯是一个充满文艺气息,甚至还带点小资情调的女人,她孤芳自赏、超凡脱俗。

樱镇之所以是樱镇,是因为樱树多,花开时一拳头一拳头的大的花疙瘩拥簇在一起,像是挤挤挨挨的云朵,撕撕扯扯的棉絮,风起时,洋洋洒洒飘落在了带灯和竹子的衣服上头发上。

然而,樱镇美丽却不富饶,贫穷、落后,人情复杂,民风彪悍却不失淳朴,樱镇的乡乡村村都守着有限的山水土地努力的活着。

带灯从计生办的小干事,慢慢升为综治办的主任,主要负责处理乡村所有的纠纷和上访事件。文中,带灯经常骑着摩托车,带着竹子和白毛狗,到樱镇的各个村去解决矛盾纠纷,每天面对的都是农民的鸡毛蒜皮和纠缠麻烦。包括上访专业户、村民间的纷争、婆媳间的矛盾、甚至还有恶性群殴事件等等,非常繁多、复杂。这就像书中所描述的那样:“它像陈年的蜘蛛网,动哪儿都落灰尘”。 

然而,善良的带灯渴望为农民们解决一些实际困难,改变樱镇的现状,她真心爱着老百姓。看到老上访户的困难,她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他们解决实际困难,为了给大矿区打工染上矽肺病艰难生活的十三个矿工争取赔偿金,她和竹子多方积极收集证据,为他们的赔偿上下奔波。面对越来越严峻的维稳形势,带灯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可重重的矛盾,难辨的是非,现实的冷漠,常常让她无所适从,愤怒、纠结、悲哀、无力。

小小的镇政府人不多、事不少,关系复杂、藏污纳垢,管辖着周边数十个乡村,每天都忙碌在维稳、截访、拷打、罚款、抗旱、防洪、抓赌、械斗、吃喝上,每一件事都离不开镇政府去处理,但每一件事的处理都难以公平,光明正大。在遭受水灾上报灾情、布置接待市委黄书记等事件中,书记、镇长、马副镇长、侯干事等乡村干部为了政绩、个人的利益,欺上瞒下、欺上媚下,丑态毕露,形神毕现。

生活的残酷和荒谬,世态的扭曲和冷漠,民众的麻木与茫然,让带灯倍感迷茫,倍感痛苦却又无处可逃。于是,元天亮,成为了带灯的感情寄托。元天亮是樱镇的传奇人物,他是樱镇的第一个大学生,喜欢文学,出过几本书,官运亨通,是省政府副秘书长,虽然官至达贵,但心系乡亲,在樱镇老百姓心里是个神一样的人物。

也许是因为看过元天亮的书,也许是元天亮三番五次来到带灯的梦里,一次偶然萌发的强烈感觉,糊里糊涂的她给元天亮发了一次短信,没想到元天亮竟然回了短信。从此,带灯不断给远方的他写信,寻求慰藉,这几乎成了她在“浊世”中的一点精神寄托。“我在山上听林涛澎湃总是起伏和你情感的美妙,这美妙的一时一刻都是生命中独一无二的”、“我的心喜也罢苦也罢孤也罢累也罢,我知道你在。”、“我心底的一脉清泉命定流向你。”、“还想再借别人一句话说: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!”

带灯的诗意与超然脱俗,使她在生活中找不到可以交流的人倾诉衷肠,她不停地给元天亮写信,情感也渐渐升级,明知这份感情只能是柏拉图式的精神恋,但依然守着一份固执期许。

在小说接近尾声的时候,在元薛两家冲突事件中,带灯作为综治主任,全力以赴去阻止,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积极控制事态扩展,并且自己和竹子还受了伤,但结果,矛盾还是不可避免地激化了。最后,书记、镇长、马副镇长一等责任人运用卑鄙的手段逃避了追责,带灯和竹子成了替罪羊,她被撤消了综治办主任的职务,身心受伤,患上了梦游症,在黑夜里清醒,与疯子一起驱鬼。

带灯年轻、美丽,喜欢读书、做梦、吹埙,喜欢一个人在僻静处沉思,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。她看见过颍川的烟草在风里漫天飞絮;她看见过无数的小路在牵着群峦;她看见过乱云随着落日把众壑染得一片通红。读书读困了,她的心里就会汪出水来,还会睡在河堤的石头上或山坡的草丛里。她就是这样一个诗意的女性,露水清风,不食烟火。

但这样的一个清新的女子,却是在综治办工作,需要面对最底层农村的生活困境与政治尴尬,连当地的老百姓都替她惋惜:“多好的一个女人,哪里工作不了,怎么跑到镇政府当个干部呢?”。

文中,第二页竖着写着几行小字:“或许或许,我突然想,我的命运就是佛桌边燃烧的红蜡,火焰向上,泪流向下。”笔调看似轻松散漫,实际沉重得令人窒息。樱镇的带灯,如蜡焰般微弱,奉献、付出,却又微弱、无力。

带灯是浊世里盛开的一朵“清莲”,黑夜里前行的一盏“微灯”。 她是这个时代的悲剧,她注定要燃烧了自己来祭奠理想,用萤火之光照亮基层。但无奈的是,她始终都是现世中的萤火虫,只能带着一盏“微灯”在黑夜中艰难的前行,终归尘土…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