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随云小绪的博客

流云带走那浅浅思绪 融入深深的蓝、、、、、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向往无限馥郁繁盛的生活,犹如指尖流过的风,剧烈永不复回。日子留在年复一年的咏叹调里,最终渐渐会黯淡下去,沉没在时光的深处,陷入窒息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萨满的神奇舞蹈  

2014-07-30 08:20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萨满的神奇舞蹈 - 随云小绪 - 随云小绪的博客
 

——读《额尔古纳河右岸》有感

迟子建老师可以说是我非常熟悉的一位女作家,初中时我就在《当代》、《收获》等文学杂志上拜读过她的许多作品,例如:《晨钟响彻黄昏》、《白雪的墓园》、《越过云层的晴朗》等,家里也买了她的一些书,喜欢她朴实而细腻的文字,始终如一质朴、精妙的写作风格,有着丰厚的知识底蕴,淡淡忧伤中总给人一种温暖和关爱。

《额尔古纳河右岸》是荣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作品之一,是一部长篇民族史诗般的恢弘大作,它谱写了一曲少数民族鄂温克人的百年沧桑史,是一首神秘之歌,更是一首悲壮之歌。

这本书我已看完多时,已在看另一本了,心中却总也不能放下,总觉得内心有一股情感的暖流在奔涌激荡,却又久久未能下笔。尼都萨满、达玛拉、玛利亚、伊芙琳、哈谢、妮浩等等,这些鲜活的人物,像走马灯似的总在我的脑子里转着,尤其是那神奇的萨满,唱着、跳着,激荡着我的心弦。于是我再一次拿起这本书,这本一直以来让我很想倾诉一番,以平息内心的悸动的《额尔古纳河右岸》。

作者以温情的叙事方式,一位九旬老人、这个民族最后一位酋长女人的自述,娓娓向我们讲述了关于一个部落的神秘故事,鄂温克族近百年的沧桑变化以及这个古老的民族的信仰,这个以自然崇拜、图腾崇拜和灵魂崇拜为核心的萨满文化。它是那么的宁静遥远,远离城市的繁华与喧嚣,就好像曾经的一场梦。

在中俄边界的额尔古河右岸,那里有山川、河流、日月、星辰,神奇的白桦林中,闪着星光的希楞拄里,有穿着兽皮衣、划着桦皮船、以打猎为生与大自然相依为命的鄂温克人。他们以驯鹿为生,喜欢骑马、喝酒、唱歌,信奉萨满,生活贫穷、简单淳朴,却又温暖美好。他们爱起来像不灭的圣火,热烈执着,痛起来撕心裂肺,苍天无泪。他们有坚守的信仰,不屈的民族精神,一切是那么的自然天成。

在这里,有生命诞生的喜悦,生命消亡的悲凉;有炽热如火的爱情,有真挚温馨的亲情;一切都与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森林息息相关……但最动人心魄却是神奇的萨满。

在鄂温克族的日常生活中萨满文化无时不在,祭祀、驱邪、祛病、狩猎、婚葬、衣食住行等方面都可以深切感受到萨满文化的烙印。他们崇拜自然,崇拜图腾,崇拜灵魂 ,他们认为神秘的大自然充满着神灵,从天空到大地各种自然物以及动植物等都曾是他们崇拜的对象。萨满通过舞蹈、咒语、吟唱以及鼓声进行,充满神秘色彩。被誉为“一代天骄”的成吉思汗,就十分崇信萨满的,无论是战争还是遇到重大问题时,他都要先请示萨满。

这部作品中“萨满”这一形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特别是妮浩萨满。

尼都萨满走后,正式让妮浩成为萨满的跳神仪式开始了。“她像一位新娘,美丽、端庄,神衣上面既有木片连缀成的人的脊柱骨的造型,又有象征着人的肋骨的七根铁条、雷电的造型以及大大小小的铜镜。系着的披肩,更是绚丽,那上面挂着有水鸭、鱼、天鹅和布谷鸟。神裙上缀着无数的小铜铃,吊着十二条彩色的飘带,象征着十二属相……”

在整整三天的跳神仪式后,妮浩成为了一名真正的萨满,也注定了她一生的悲凉无奈。她每跳一次“神舞”救一个人,就会失去自己的一个孩子,她在拯救和失去的选择中不断地纠结、心痛着。

就在妮浩再一次成为母亲,即将要分娩时,营地来了一位因饥饿偷了营地驯鹿吃,却因吃的过多生命频危的少年。大家都劝妮浩你要为“别人的孩子,想一想啊!”明白意思的妮浩眼睛湿润着:“自己的孩子还有救,我怎么能……”妮浩艰难地穿上沉重的神衣,当鼓声响起来,真正的黑夜降临了。希楞柱传来她唱歌的声音:“孩子呀,回来吧,你还没有看到这个世界的光明,就向着黑暗去了。你的妈妈为你准备了皮手套,你的爸爸为你准备了滑雪板,孩子,回来吧!……”妮浩的神歌是唱给即将出世的孩子的,那是个男孩,他还没有看到这个世界的一点光亮就沉入了黑暗。

这次的妮浩跳完萨满,身上多了一股奇异的香气,那就是麝香的味道。要知道如果一个妇女整日把麝香揣在兜里,她就会终生不孕的。谁都明白,妮浩更明白,因为她害怕,就像一只辛辛苦苦筑巢的鸟,等巢筑好了,总会有意外的风雨把它打落。

最后一次跳萨满,妮浩已是年迈。为了扑灭森林中的大火,又一次披挂上阵,跳起了神舞。她的腰已经弯了,脸颊和眼窝都塌陷了。鼓声激昂,可妮浩的脚步却不像过去那么灵活了,她跳着、跳着,就会咳嗽一阵,神裙拖到了地上,沾满了灰尘。可她一点也不停歇,拖着沉重的步子,跳啊,唱啊……唱着生命中的最后一支神歌:“额尔古纳河啊,你流到银河去吧,干旱的人间……”当电闪雷鸣,大雨倾盆,山火熄灭时,妮浩走了。她这一生,主持了很多葬礼,但她却不能为自己送别了。

被赋予神力来拯救族人的妮浩,她的人格是如此的洁净高尚,为了救他人宁愿牺牲自己的孩子,在万分悲伤中她只能为死去的孩子唱一支神曲。妮浩在悲壮凄凉无奈的人生中,眼睁睁看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消亡,那心碎的感觉,让我感到一阵阵切肤的疼痛,忍不住泪湿眼眶。

这就是鄂温克人,他们痛快的爱着,痛快的哭着,一代代的爱恨情仇、生死传奇,无不显示出人类最美好、最淳朴的情感,洋溢着人性思想的光辉! 

窗外,骄阳似火,持续的高温天,久旱未雨。假想,如果妮浩在,必定会有一场轰轰烈烈的大雨,可是即便在,我也不敢更不愿她再穿起神衣,跳起萨满,那巨大的代价,那无比的伤痛震颤得不只是萨满的心、还有所有知道这个故事人的心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3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