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随云小绪的博客

流云带走那浅浅思绪 融入深深的蓝、、、、、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向往无限馥郁繁盛的生活,犹如指尖流过的风,剧烈永不复回。日子留在年复一年的咏叹调里,最终渐渐会黯淡下去,沉没在时光的深处,陷入窒息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飘逝的雨点  

2008-11-07 11:19:39|  分类: 小绪情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飘逝的雨点 - 随云小绪 - 随云小绪的博客

     

文\小绪  

       一阵微风吹过,纸灰漫天飘扬。澜的心中如这纸灰一般,弥漫着悲伤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心如死灰,我不会原谅你的,永远不会!”澜仿佛听见雨点在他耳边恨恨的细语,这声音又仿佛隐藏在每一片纸灰后面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  雨点单纯美丽,在大学时就有一大堆男生暗慕明追。澜潇洒帅气、多才多艺,是女生们暗许的帅哥。但他的眼睛只盯着雨点。澜最终获取了雨点的芳心,这让那些痴男怨女嫉妒,却不得不承认,这是最好的结果。毕业后不久,他们结婚了。美满的婚姻生活给了澜动力,他全身心地投入事业。他对雨点说,我要给你最幸福的生活。雨点说,有你在我身边,我已经是最幸福的人了,不要太辛苦。 雨点明白澜的心思,全身心地关心着他的饮食起居。澜在事业上一路绿灯,平步青云,若干年后已是地位显赫的人物。同学们聚到一起,总是羡慕他们的结合,其中不乏嫉妒。雨点总是微笑而对,洋溢着幸福。她从来不怀疑,自己已经得到了世界上所有的美好。

      这份平静甜美却没有继续下去。在一次生意合作中,由于对方的条件苛刻,澜一直没有让步,并努力将局面朝有利于自己这方扭转。一次酒席上,对方的女秘书频频向他敬酒。这个女秘书是个少见的美人,姣白的脸蛋,薄薄的樱唇,体态丰胰,美丽端庄,气质典雅。可这些又算什么?澜的心里只装着等他回家的雨点,对这一杯接一杯的虚假敬意早就心生厌烦,但又不好表露,只想赶紧应付完这场游戏。对方却得寸进尺,澜渐渐招架不住。酒精像是催情的毒药,诱惑更是一种奇怪的东西。澜终在酒精中迷失了自己。清醒之后的早晨,望着身边的女秘书,澜仓皇而逃。

      不得已,澜签署了那份协议,只为了让这件事情就这样悄悄过去。这是他第一次把工作置之脑后。在工作和爱人之间,他选择雨点。

      然而,女秘书竟然爱上了澜,并在那唯一的一次怀上了澜的孩子。澜愤怒地拒绝了女秘书要嫁给他的妄想,为了息事宁人,提出在经济上给对方补偿。女秘书却不买账,她直接找到雨点,用怀孕要挟他们离婚。雨点大脑一片空白,可还是不相信女秘书的话,她来到澜的单位。澜正在办公室召集一个会议,雨点控制不住地当着那些人的面质问澜。她坚信澜的回答是否定的。可澜没有直接回答,劝她“回家再说”。雨点感到了不祥,一再追问,澜只能沉默。雨点明白了一切,她疯了一样抓住澜的衣服,大声哭骂。这让澜很是难堪,情急之下扇了雨点一个耳光,想让她清醒一下。雨点楞住了,她没想到从来连一个指头都舍不得动她的澜会打她。沉默片刻,雨点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血,顺着手腕流淌下来,慢慢地在地板上蜿蜒,宛若血色的花。泪水已没有了温度,也感觉不到痛。雨点觉得“死”原来并不很痛苦,竟然可以这样平静。雨点觉得自己好轻,轻得飞了起来,飘在空中……

      雨点看到澜把撕碎的协议书掷到那个女秘书的脸上--雨点那么清晰地看到了那份协议书;她看到澜在回家路上,眼睛里溢满泪水;她心疼地大声喊他问他,谁欺负你了?可是澜却听不到。她感到自己的发丝正被浸润成红色,很熟悉的感觉,像澜的手掌在发际摩挲,润物无声的温柔……她知道澜已回到家门口,她想拿毛巾去为他擦拭泪水。可是,她觉得自己正在失去方向。好像有声音被风送来,是房门被撞开的声音?还是生命坠落的声音?

……

      这是人间四月,清风依然,纸灰却不再飘浮。月光倾泻在墓冢上,新鲜泥土的气息在荒野弥漫。一个人影匍匐在这气息中,姿态是那么静谧安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